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欧娱影视
张一元

主题: 老家村上的大水坑

  • 鑫然
楼主回复
论坛荣誉勋章论坛个人认证
  • 阅读:11489
  • 回复:21
  • 发表于:2015/9/25 20:39:5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肃宁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老家村上的大水坑
                       (本篇刊在9月24日《肃宁周报》武垣风版)

 

   我的老家在肃宁城西十八里的东王村。
   早年,老家村里的东南角是个大水坑。那水坑呈瓢形,瓢把朝西,肚子向北、向东、向南延伸开去,面积要有二十多亩吧。
   一年四季,寒来暑往,这里都是孩子们的乐园。

                                       春

   春天,大坑里没有水。坑底裂起蜘蛛网似的大缝子,孩子们拿了小铲子去那里挖胶泥。揭开表面硬硬的盖子,用小铲子一点一点地搲。搲足了,颤巍巍像端块大肥肉似的托到场边,在石头上摔呀,摔呀,把泥摔熟了,两个人当“破不破”。先捏成个浅盔子形状,然后用手指把底儿抹得薄薄的,成型之后,手托盔底,嘴里喊着:“破不破?”“不破!”“得儿当,”“一个!”说完,一翻手猛劲扣到地上,砰!底部朝上崩个大窟窿,对方就要用自己的泥给补上,这样每人一次的享受着摔的过程,补的结果,真地很过瘾呢!

   有的孩子用摔熟的胶泥刻模子。那模子呈圆形,画面内容很丰富,什么“蝴蝶采花”啦、“连年有余”啦、“鸳鸯窝莲”啦,还有“貂蝉”啦、“关公”啦,还有个叫什么“李克用”的,李克用?这名字起得多蹩脚呀!
   刻模子很讲究,揪一块比饺子剂大的泥块,拍成圆片,贴在模子上,用手捏,捏遍整个模子,再沿着圆边刮下多余的泥片,小心翼翼地揭下,一个图像清晰的新模子就ok了。眼里瞅着晒干以后敛起的一大摞模子,孩子们的脸上泛起了收获的愉悦!
   还有脱泥钱的、捏口哨的、捏猪八戒背媳妇的……孩子们或三五成群,或单打独斗,认真地做着他们的“工艺品”。

                                        
   夏天降雨,大半个村子的水都从坑的瓢把处打着滚儿地往里灌。
   倘若是连续地下上几天,孩子们在家里闷得光想憋出抵角来!只要一停雨,他们先光着屁股往大坑边跑。啊,满坑的水!飘飘悠悠的,远处的芦苇只飘着个脑袋在那里呼救似的摇晃着,燕子低飞,鱼儿嘻戏,青蛙在塘边瞪着大眼像是在审视着什么,一旦孩子们走近,便噗通噗通纷纷潜入水中。目睹这偌大的一池清水,心潮激荡,不禁欢呼雀跃起来。
   麦晌,热得难受。午饭一顿热面汤,大汗冲的脸上、肚子上一道道泥沟沟,把孩子们弄得个泥猪疖狗!一溜烟跑到坑边,跐溜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清凉,惬意,懵懵懂懂就像进了水晶宫!钻出水面,立凫、仰凫、打扑腾,坑里的孩子们玩着,闹着,摁脑袋的、拽大腿的、在人家脸上撩水的、抹泥的,笑声、叫声、骂声,飘荡在水面,谁知道什么文明不文明呢,反正忒开心!累了游到浅处,水底下摸几根儿苇锥锥,放进嘴里,清爽、甘甜,老的嚼嚼吐了,嫩的还可以咽下去呢,孩子们个个吃得青嘴鸭子似的!

   老蜻(蜻蜓)扑棱扑棱飞来了,谁知在水草上还没站稳脚跟,早被身后手疾眼快的孩子捏住了尾巴!那老蜻要是母的呀,可就又派上用场了,折一根粗壮的芦苇,苇尖儿上系个活扣儿,栓在蜻蜓双翅的中间,引老蜻——蹑手蹑脚凑到公蜻蜓身边,晃动着拴了母蜻蜓的苇杆,嘴里轻声哼唱着:“老——蜻啊,老——蜻啊……”一会儿,公蜻蜓就与母蜻蜓凑到了一起。这时,右手一拉苇杆儿,左手一捂,便逮住了!那公蜻蜓缺心眼似的,有时候在同性的公蜻蜓屁股上抹点泥,照样引住它!这些因情而迷、为色伤身的蠢货,你说可笑不可笑!

                                        
   秋天到了,几个半大娘们围坐在池边的柳荫下,昔日里光着大光脊梁的她们也象征性地弄个大对襟褂子披在了肩上。纺线的、纳鞋底儿的,有的端着半簸箩棒骨碌也出来凑热闹。她们先是把起鱼网用长杆子挑着送进水里,然后盘腿坐下来,一边做着手里的针线活,一边毫无遮掩地说着只有她们自己才听得懂的行话术语,什么“你多大上开的怀儿”了,什么“算卦的说谁的媳妇犯桃花”了,更有的欺负孩子听不懂,干脆讲起荤笑话来了。一个故事讲下来,这几个女人们早已笑得前仰后合!孩子们也不知道咋回事,只是傻着脖子在她们之间穿梭似的飞来飞去。女人们笑声未断却戛然而止:“呦!俺那鱼网早该起了!”
   孩子们干起正事儿来也用心。待到坑边成行的大柳树秋后落叶的时候,他们就背着筐、挑着篓,扛着耙子,到大树下搂树叶,他们你占一片、我占一片,围点打援式地往自己怀里搂。再心急的,就像催生婆,不等树叶落下来,爬上树去摇树枝,晃得树叶子簌簌下落,自然收获更大。更有心计的,清早起来在柳树下撒柴禾,撒了柴禾的区域,不管树叶落多少,自然都是他的了。那些没心计的去得晚的孩子,没地儿下家伙,只得嘴里含着食指,瞪着俩大眼傻愣愣地在一边儿瞅着——上哪儿讲理去?

                                         

   冬季的水坑就显得单调了,可孩子们照样能在无趣之中寻找乐趣,滑冰的、打陀螺的,有的小凳子上栓根绳子,拉上弟弟妹妹跑着玩——猛一拐弯儿,弟弟妹妹坐不稳了,咕噜一下滚了下来,那也无妨,身上厚厚的棉衣,再咕噜一下,坐起来了!绒球球似的坐在冰上呵呵呵地笑。

   冰上玩腻了,跑到打麦场上,当“跑马城”的、招拐的、踢毽儿的、拉夹子的。拉夹子最刺激,倘若被劲儿大的拉住了,那就倒霉了!嗞溜嗞溜拉着不松腿,你就在地上蹭吧,拉得老远呢!
   年龄大点的,在场上打跟斗——几人之间,会的教不会的,有功夫的教没功夫的,后来就成了一小班儿。村上搭台唱戏,几个小家伙也不买票,跟在会头身后钻进戏园子,他们根本不留意什么生旦净末丑,专看武场的翻跟斗。几场戏下来,小家伙们叽咕:“叫出他们来,跟他们对!”专业演员哪会怵了几个孩子呢?麦场上,两班人马果真较量起来了!先比“打旋子”“扣砂锅”“蝎子爬”;再比“悠”“爆”“提”,相互出招,接招,比数量、比难度、比花样、比轻盈、比高度。结果呢?嘿嘿,演员们输给了一群孩子!消息不翼而飞,一度盛传村上!

                                          
后记
 
   斗转星移,时过境迁,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可我想,那时候,没有浴池,没有游乐场,没有健身园,没有任何玩具道具,孩子们照样玩得起劲,玩得自由,玩得开心。老大穿过的鞋,鞋后跟扎个鼻子老二穿;冬天的棉袄,整个怀里脏得能揭起一层疙疤,到春天拆巴拆巴洗巴洗巴,撤出套子就是夹袄。夏天热的像小狗一样吐着舌头喘粗气,冬天冷的指头打不过弯儿来,脸上冻得紫茄子似的,可孩子们很少生病,个个生铁蛋子一样!那时候一个大坑就能满载孩子们的许多童年趣事。
   再想想如今的孩子们呦,热了有空调,冷了有暖气,渴了喝饮料,饿了吃西点。衣裳一摞摞,玩具一堆堆,蚊子叮了抹碘酒消毒,跳蚤咬了涂红药水疗伤,真个是噙在嘴里怕化了,抱在怀里怕吓着。可依然免不了吃药打针输点滴!怎么搞的?再让现在的孩子去灌满了雨水的自然坑里玩儿泥玩儿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大概是两个时代的生活环境、生活水平、生活方式、期望值、幸福观差异悬殊使然吧!

                        

                         

  
  • 沧海一声笑
论坛个人认证论坛荣誉勋章
  • 发表于:2015/9/25 22:36:44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真怀念小时候啊,
(1)
(0)
鑫然
鑫然: 同感——所以才写了这篇习作。谢谢您!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 万千爱母婴服务
  • 发表于:2015/9/29 17:26:12
  1. 3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好文章!看了让人感觉好象回到了小时候……
(1)
(0)
鑫然
鑫然: 一石激起千层浪——哭笑并存、忧喜参半,构成了我们各自五彩斑斓的童年!您的赞誉是对我的鞭策,谢谢朋友!
  
  • 旭日诗风
论坛个人认证论坛个人认证
  • 发表于:2015/10/4 6:44:43
  1. 6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鑫然老师的文章必将是我等后辈之楷模,时代之经典。给村里的大坑冠以春夏秋冬之变化,给儿时的回忆勾勒出鲜美的色味主义的大餐————。写者是幸福的。读者更是从中品味出了童年的许多难以忘怀的杂玩怪趣。也欣慰于在自己儿时村头大坑里雨后的畅游,光着小屁屁,露着小鸡鸡和儿伴们在水坑里或扎个猛子或相互撩水或搂在一起在水里摔跤。  而作为文章本身,我能说的是只有童年是真实的,回忆过去最终是面向未来。在文化层面讲,和童年对话就是和现代交流的深度辩证,更是我们跨越语言界限后共同的精神分享。写作是个体劳动。是高度的创造和思想观念的修为。当作者坐下写作时,他的高于生活的另一个世界就形成了。由内外到远近 由左右到大小。男女同思,悲喜同建。成熟的构成了个人经验的唯一性和切身性。   鑫然老师是写作的高手。唯有向你学习才是我今生的文学方向。谢谢你的美食。                                                             
(0)
(0)
鑫然
鑫然: “旭日诗风”文友的赞誉,着实使我感到诚惶诚恐!恕我不必重复地说,我习作文学类的东西,实属新学乍练,故显得满带雕琢痕迹,不伦不类!感谢《肃宁在线》辟出“武垣文风”这块场地,使我们得以练笔的机遇。让我们之间互相学习并结缘! 再,反复咀嚼朋友此番评论,颇感朋友文学功底的厚重,你我未曾谋面,更不知道您的学习履历,然据你评论所及词汇并内容,我断定您是熟谙大学中文系《文学理论》内容的!向你学习!
细雨巷
细雨巷: 好文!这篇文章写得非常接地气,原汁原味,童年记忆重新被唤起,老家的生活一幕跃然纸上,非常过瘾解渴的感觉。当老家随着亲人的逝去已渐行渐远的时候,看到这篇文章又拉近了和家的距离。您说的那个东王村的大坑上面好像还有个木桥。
  
  • 细雨巷
  • 发表于:2015/10/10 10:02:31
  1. 7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好文!这篇文章写得非常接地气,原汁原味,童年记忆重新被唤起,老家的生活一幕跃然纸上,非常过瘾解渴的感觉。当老家随着亲人的逝去已渐行渐远的时候,看到这篇文章又拉近了和家的距离。您说的那个东王村的大坑上面好像还有个木桥。
(0)
(0)
鑫然
鑫然: 反复拜读高论,心潮难平,胸臆间真得泛起波澜来了!话对知音,似乎就显得更有分量!平心而论,我对您的“接地气,原汁原味”倒未觉荣幸,欣慰于您“拉近了和家的距离”!老家的环境是美的,老家的人们也是美的——这当是我们的共识!我姑且不正面回答您的“大坑上面有没有木桥” 一意探讨如何与您相识。
  • 细雨巷
  • 发表于:2015/10/13 13:03:50
  1. 8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再次来到您的空间,期待有更好的美文,览过一遍后,发现您主要以诗歌对仗为主,这等咬文啄字的功夫真不是我等市井之人所能领悟的哦,我看过亲友带来的老家新近编印的两本书,一本好像是《肃宁的传说》还一本是《肃宁周报汇编》我八十的父亲爱的不得了,里面的事情都是他们经历过得,许多故事连我们也都耳熟能详。不过其中大多远不如先生这篇《老家村上的大水坑》情真、灵动。我老家村上也有一个大水坑,绝对比东王村的要大要出名哦,猜一猜我们是哪个村的?70年代末我曾经的家的大门朝东开,早晨第一抹阳光就是透着柳梢照在大门前的,那一条小街没有外人,都是本家,跑来跑去的小孩多且快乐。不过现在已不复存在了,大坑也消失了,这一切只有留在记忆里了,想起来美美的,酸酸的......
(0)
(0)
鑫然
鑫然: 既为老乡,恕我说话嘴冷。我老家王村,四邻为南答、北答、户营、宋家庄,但户营隶属蠡县,宋家庄相距较远,二者可能性不大,,第一,您的老家是南答;第二,北答。若您老家在南答,那水坑绝对大得多呢!不过,那已经不叫水坑喽——河沟子! 有机会回得家来,俺请客,好吗?(县城春霖街金鼎小区)
guest15910541
guest15910541: 水坑缘,老乡缘,肃宁缘!
细雨巷
细雨巷: 哈哈,谢谢、有机会一定,期望继续读到您的新作!我觉得您的散文比诗歌更好!另外???呵呵!难道肃宁只有上述村子有大坑吗?我们那个不叫河沟子,也是百年前就响彻十里八乡的东大坑呢
  • 李小月
  • 发表于:2017/1/18 22:57:57
  1. 9楼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作家。出口成章,提笔是文。
鑫然
鑫然: 惭愧,我仅仅是打发时间,练练笔罢了。谢谢朋友的鼓励!
我觉得我老了。
帖子已过去太久远了,不再提供回复功能,请勿尝试回复!!
7qO9tfOifhxvKTje